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静月帆飞
静月帆飞

  静月帆飞远,流云芬芳近!红玫香峰岚,芙蓉暖江心!

  一条七扭八拐,好像蚯蚓般的水泥路,通向村子的深处。水泥路也就三米左右的宽度。当然,假如碰到谁家的墙角啊,谁家的小花圃啊,这路就要瘦瘦身,苗条一点才能过去。路边儿有垃圾桶,有大水缸,还有破水管做成的晾衣架子,还有……反正这路不光是路,还是大家的免费庭院子。

  在这路上开车没几年道行可不行。陈静也有三年多驾龄了,她的座驾也是小小的F0,可她还就不敢开过去,每次回来都要小叔子帮忙。

  看来在开车方面,男人确实比女人有天赋。小叔子江帆才十五岁,还不到法定考驾照的年龄,平时婆婆从不让他碰陈静的车。可就那么偷偷的摸几回,陈静就觉得他的驾驶技术比自己高多了。

  看他熟练的动作,车子左一下右一下的,就像鱼一样游进了村子。

  这是龙湖市最后一片城中村,叫做幸福村。村子里都是祖辈住在这里的老村民。房子大都是两层或者两层半的自建房。房子都已经很破败,而所有原本空着的院子啊、房前屋后啊,都已经被简易的单层砖建筑挤得满满当当,这让整个村子显得拥挤不堪。至于为什么会这样,相信家里拆迁过的,等着拆迁的,心里都明白。

  「小帆,马上要开学了,还有什么没准备的?嫂子去给你买。」陈静一边欣赏着小叔子熟练的驾驶技巧,一边关心的问着。看着江帆英俊而又透着稚气的脸,偏瘦而又不失健壮的身体,陈静晶莹透亮的大眼睛里,散发着宠溺疼爱的光彩。

  「嫂子,我啥也不缺了,衣服鞋子你买的,平板你买的,连书本学费也是你交的,你没看见糖糖果果那眼神,恨不得把我给吃了。」「嘻嘻,长嫂如母,我也是你半个妈,疼你应该的呀!」说到这里,陈静好像想起了什么,白嫩的脸蛋上泛起一丝红晕。

  江帆也似乎想起了什么,嘴角掀起一丝坏笑,竟然把手放到嫂子穿着紧身弹力裤的滚圆大腿上摸了一把:「是呀,你比我亲妈还疼我。」「啪」陈静伸手拍开小叔子的狼爪,水灵灵的大眼白了他一眼。嗔道:「小坏蛋,别被人看见。」江帆笑嘻嘻的收回手:「你这不是贴了膜的嘛,谁还长着透视眼?」「看你那坏样儿,你给老娘注意点,万一被人看见了,咱们还能见人不?对了,等会你怎么跟妈说?」「说什么?」

  「你坏透了你,你不是说晚上去我那儿……」陈静的脸更红了,后面的话羞得没好意思说出来。

  「嘿嘿,这还不简单,我就说,晚上你要带我去高中班主任家拜访一下,那么远,晚上回来不方便,到你那凑合一晚呗。」江帆显然早就有了准备,理由张口就来。

  「就你鬼点子多。」陈静对这个理由很满意。

  江帆的家可能是这一片唯一一家没有建拆迁房的。因为他家已经够大的了。

  江帆的父亲江爱国原本是首都卫戌部队里一个团长,因为有文化有能力,原本应该有很大的发展,可惜他命不太好,一次演戏的时候受了伤,只能提前退役。

  不过部队里的首长原本就很看好他,他受伤退役后很照顾他,和地方政府打了招呼,把一套原本解放前大财主的宅子给了他。

  这套古色古香的大宅子,前后三进,前面一排五间单层的临街房,中间一间就是大门楼,两边各两间门面,现在都租给别人做生意了。左边两间开了家棋牌室,右边两间是个小超市。原本有个开饭店的要租,给的租金也高。不过江帆妈觉得开饭店太脏,就没租。

  进了大门是个近一百平方的大院子,仍然是原来青砖铺的地面,都过了几十年了,还是平平整整。两边相对的四间厢房,一边是厨房,一边是书房。厨房和书房门前修了两个花圃,里面都是江爱国老两口捯饬的各种花草。这会儿正是流火的八月,花圃里面各种花儿开的是万紫千红。正对大门的也是一溜五间单层瓦房,中间是正房,布置还是老式中堂模式。两侧原本一侧是两个卧室,一侧是餐厅。后来,在后院加盖了两层楼房,卧室只留下一间江爱国住,其他人都搬到后面的楼房里去住了。

  江帆把车子停好,和嫂子一前一后往家走,左岭右舍见到陈静都热情的打着招呼。陈静的丈夫,也就是江帆的大哥江海子承父业,一直都呆在部队里,因为江爱国的关系,现在是首都卫戌部队的一名上尉营长。江海原本想让陈静辞了工作随他去部队,不过陈静拒绝了,她的理由是她热爱现在的教师工作,而且她现在还可以就近照顾父母。不过因为她所在的龙湖二中离这里比较远,所以平时她都住在学校给配的教师房那边,只有周末才回来住两天。所以,街坊领居见了都热情的打招呼。

  当然了,热情还因为陈静是龙湖二中的高级教师。这龙湖二中可是龙湖首屈一指的重点中学,谁家没个儿女呀?谁家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去最好的学校就读啊?

  所以,拍拍陈静的马屁绝对没错的。

  刚进家门,一对粉妆玉琢的玉人儿就迎了上来:「妈妈,妈妈,糖糖好想你啊!」「妈妈,小叔叔欺负果果,你要打他屁股。」一样的水汪汪的大眼睛,一样的圆乎乎的小脸蛋儿,一样的可爱的小酒窝,穿着一样的浅粉色小背心,露出一样的粉嫩白皙的一对莲藕似得嫩胳膊。下面也是穿着一样的弹力居家短裤,露出一样的修长结实的大长腿。这俩宝贝就是陈静的双胞胎女儿江糖糖、江果果。宝贝俩刚满十岁,模样像极了她们美丽的妈妈,因为发育的早,胸前的圆鼓鼓和身后的紧绷绷都微微显露出有女初长成的味道。

  听到小侄女见面就告状,江帆白了白眼,有气无力的反驳道:「小姑奶奶,我又怎么欺负你了?我怎么不知道啊?」江果果拉着妈妈的小手,挺着小有规模的胸脯,据理力争:「你给我洗的苹果没有姐姐的大。」江帆听了,举手投降:「我的错,我的错,我现在就去给你洗个大的。」陈静听了咯咯娇笑着,训斥自己的宝贝女儿:「你俩坏丫头不许对小叔叔这样没礼貌,再说,妈妈怎么能打小叔叔的屁股?」陈静心里想,都是他打我屁股。

  想着,似乎感觉到自己滚圆坚挺的大屁股传来麻酥酥的痛感。

  江果果可不愿意就这么便宜小叔叔:「妈妈不能打,爷爷能打。我已经告诉爷爷了,爷爷说了,让小叔叔回来就去见他。」看着小侄女高高扬起的下巴,得意洋洋的眼神儿,江帆哭笑不得,不过老头子发话是一定要听的。

  陈静刚回来也要跟公公打个招呼,拉着俩宝贝陪着小叔子去了书房。

  书房布置的很简单,一个木质的书架,上面大都是一些军事类和历史的书籍。

  一张普普通通的书桌,一把木质蒙皮的椅子。这把椅子放在书桌的对面,因为江爱国用不着,他坐的是轮椅。

  在部队的一次演习中,江爱国乘坐的吉普不小心翻进了山沟,命虽然保住了,但是伤到了脊椎,让他下半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了。才五十五岁的江爱国,看上去显得有点老,剃的很短的寸发大部分已经白了。不过因为军人出生的原因,仍然显得精神十足,尤其一双稍长的眼睛,虽然带着老花镜,仍然透着犀利和干练。

  「爸,看书呢!」陈静进门就打招呼,除了本就该有的礼貌外,自然也有给小叔子打掩护的意思。

  江爱国摘下眼镜,点了点头:「静静回来了,你妈在后面收拾屋子呢,你带糖糖果果去帮帮。」看样子自己的宝贝小叔子只能单独面对他老子了。陈静偷偷给了江帆一个歉意的眼神,带着洋洋得意的宝贝女儿去了后院。

  江爱国示意儿子坐在椅子上,看着他问道:「刚才赵校长打电话过来说你前几天去学校又跟人打架了?」江帆一听就知道要糟。因为已经毕业了,前几天江帆和几个发小约好去学校看望老班主任李老师。谁知道出校门的时候,刚好看到那个官二代仇涛带着几个小弟调戏自己的女同桌艾诺。这还得了?江帆当时就炸毛了,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头……要说江帆在他爸妈眼里还是个不错的好孩子。学习成绩一直都在上游,平时虽然有点调皮,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懂事的。不过后来初二下学期的时候,因为一些原因江帆开始变得好勇斗狠,以至于到现在成了整个二十四中的一霸。别说是学生,好多老师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。不过因为江爱国的特殊身份,一般人都不太愿意把江帆的事告诉他,而江帆的母亲胡晓月更是对他溺爱的不行,更是不会把儿子的坏事告诉他老爸,所以直到江帆都毕业了,他这当老子的也只是偶尔听说儿子跟人家打过架什么的。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,其实在江爱国心里,男孩子打打架什么的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总好过那些一天到晚窝在家里的宅男吧?

  不过这回江帆打的可是人家区长家的公子,而且还是校领导亲自打电话来的,这事儿就有点大,所以江爱国决定敲打敲打儿子,让他老实些。

  江帆抬头看了看老子,不敢对上老子凌厉的目光,眼神发飘:「那个姓仇的欺负女同学,我看……看不惯就……」「你看不惯就能打人家?你以为你是谁啊你?人家老子可是区长,你老子是个什么玩意?你惹得起嘛你?」江爱国对儿子的态度很不满意,火有点往上冲。

  他老子是区长怎么了?打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江帆心里想着,嘴里面可不敢冒出来:「爸,我知道错了,下次不会了。」「跟我道歉什么用?明天让你妈带着你,上门去跟人家赔礼道歉。」江帆不干了:「凭什么啊?他……」「凭我是你老子!」

  「吼什么吼什么?我还是他老妈呢,怎么地?」话音未落,一阵香风冲了进来,正是江帆的老妈胡晓月。

  胡晓月是江爱国的第二任妻子。江爱国的前妻很早以前就因为两地分居和他离了婚,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胡晓月。胡晓月比丈夫小了十七岁,嫁给江爱国后就一直留在军营,然后生了江帆这个独子。

  三十八岁的胡晓月因为养尊处优,所以保养的非常好。白皙光滑的肌肤,丰腴不失线条的体型。虽然腰稍稍有点粗,但是怒挺的上围和肥大滚圆的下围仍然拉出傲人的身材。一头利索的短发,显得干练明丽。这会儿她穿着简洁的黑色修身T 恤和亚麻七分裤,脚上穿着简单的小凉拖,成熟中透着青春的味道。

  胡晓月一把把儿子拉到身后,瞪着丈夫道:「我儿子那是锄强扶弱,干嘛要道歉?你不是从小就叫他那样嘛?什么要勇于和坏人坏事做斗争,什么要知难而上不和恶势力妥协。怎么啦?知道人家是官二代就怂了?我告诉你江大炮,要道歉你自己去,别让我儿子去丢人。」夫人一阵连珠炮,把江爱国轰的晕头转向,连他在部队时的外号都抖了出来。

  差点没把他气死,不过他还真不愿意和自己这夫人急,只能反驳道:「我这不是觉得他做的有点过,和他讲道理嘛!你来添什么乱呀?」胡晓月拉着儿子往外走:「你那屁道理,我儿子不用你管。儿子到后面去帮你嫂子整理整理屋子,妈去给你买好吃的。」江帆得了赦令欢天喜地的奔向后院,胡晓月带着俩孙女出了大门,只留下江大炮同志独自一人唉声叹气。

  江帆家平时就爸妈老两口带着他和俩孙女过日子。后院两层小楼下面一层有个小客厅,还有个卫生间和一间卧室,江帆住一楼,二楼三间卧室老妈一间,嫂子一间,还有糖糖果果一间。原本胡晓月要住前面好服侍丈夫,可江爱国患上了神经衰弱的毛病,晚上喜欢自己一个人睡,不愿意胡晓月和他住一起。

  江帆得老妈相救,赶紧溜到后院,见一楼没人,就登登登跑上二楼。嫂子的房门开着,走到门前就看见陈静正撅着屁股整理床单。

  今天陈静下面穿着紧身的弹力修身裤,将滚圆挺巧的肥臀和修长结实的大腿修饰的分外性感,上身是一件紧身的白色T 恤,因为俯身的原因,露出一截白皙似牛奶,滑嫩若果冻般的腰身。肥圆的屁股随着陈静的动作扭来摇去,摇晃出阵阵臀浪。

  江帆咕咚一声吞下一口唾沫,扑上去一把抱住嫂子的细腰,将胯下早就昂然挺立的帐篷深深的顶进嫂子的臀沟里。

  「啊……坏蛋,快起来,别被妈看见了。」陈静一声惊呼,一手撑着床,一手伸到背后试图推开猴急的小叔子。

  「妈带糖糖果果去买菜了,好嫂子,我想死你了都。」听说婆婆出去了,陈静放下心来,撅着屁股享受小叔子的爱抚:「坏蛋,不许喊我嫂子,你就这么想玩你大哥的老婆啊?」「静静,我的大宝贝,我爱死你了。」江帆双手在嫂子饱满的乳房上用力的揉着,舌头伸的老长,舔吸着嫂子白嫩滑腻的香颈肌肤。

  「嗯……静静的小老公,静静也爱你,啊……轻点,别吸,让别人看见……小帆,你忍忍好不好?晚上静静再给你……我心里害怕。「虽然陈静现在也非常渴望,可她还是理智的想要阻止小叔子。

  可青春期的江帆正是冲动的年纪,现在就是老子来了也停不下来。他滑下一只手猴急的想要脱掉嫂子的裤子:「大宝贝,我忍不住了,现在就要……现在就要操你。」「哎呀……我给你,别脱我裤子呀!」陈静赶紧抓住小叔子的手。

  「不脱裤子怎么做啊?」

  「笨蛋,你忘了我这裤子是改过的呀?」

  「改过……哎呀,我怎么忘了?嘿嘿,宝贝你不老实呦!」江帆先是一愣,然后明白过来,手向嫂子的裆部抹去。

  陈静脸羞得通红,抬手锤了小叔子一拳:「小色鬼,还不都是为了你?还说……还说……」江帆嘿嘿笑着,手在嫂子裆部摸索几下,找到一个小小的金属物件,轻轻往后一拉,陈静的紧身裤裆部竟然裂开了。

  原来,陈静穿的是一件经过改造的裤子,裆部隐藏着一条细细的拉链,可以直接拉开,因为是隐藏式拉链,外表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  这时候拉链被江帆拉开,嫂子私密的阴部立即暴露了出来。陈静竟然连内裤也没有穿。

  江帆大喜过望,连忙蹲下身子,探头埋进嫂子的臀沟,伸出长长的舌头舔吸起来。

  为了穿这种特制的开裆裤,陈静把阴毛处理的干干净净,防止被拉链扯到伤到自己。所以她的阴部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发,饱满滑腻、肥美多汁的美鲍鱼,让江帆吃的不亦乐乎。

  「坏蛋……啊……别舔了,想舔晚上让你舔个够,要就快点,妈她们马上要回来了!」陈静着急的催促着。

  江帆也知道不能耽误时间,连忙答应着站起身,急忙掏出自己坚硬的大家伙,鹅蛋般大小的龟头穿过嫂子的裤缝,在她湿滑的肉缝中间上下摩擦几下,沾满汁液,然后对准火热的阴道,缓慢而坚定的插了进去。

  「哦……」紧致和胀满的快感让叔嫂两同时吐了口气。等到全部插进嫂子紧致的阴道,江帆才直起身,抱着嫂子滚圆的大屁股猛烈的抽动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小帆,轻点……太深了。」对于小叔子异于常人的巨大阴茎,每次刚开始的时候,陈静都觉得有点吃不消。有时候陈静还恨自己不争气,自己三十多岁的人了,竟然搞不定一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?不过,不管她事前怎么咬牙切齿,每当小叔子插进她的身体,她立马就如同冰遇见了火,化成一滩春水。

  「啊……死东西……轻点……顶死老娘了,怎么长了这么根驴货?要人命了……啊……」「嘿嘿,好嫂子……你不就是喜欢这根驴货嘛?也不知道是谁美死了、爽死了的叫?」江帆一边快意的在嫂子体内进出,一边还不忘调侃。

  「我打你啊……啊……怎么又喊嫂子了?……不许喊……」「我就喊……我就喊……嫂子,亲嫂子,我爱死嫂子了,我就爱操我的亲嫂子……」「好好好……操嫂子……操嫂子……使劲操……宝贝儿……嫂子的逼好操吗?

  你哥没机会操……都留给我的宝贝帆帆操……「为了让小叔子赶紧结束,陈静一边挺动肥嫩的大屁股迎合他的动作,一边说着淫秽的浪话儿。

  江帆果然被刺激的两眼冒火,呼吸粗重,动作也越发狂野。

  因为担心胡晓月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,紧张、忐忑的心情让陈静很快就攀上了高潮,浑身发软的她不断的催促着身后的小叔子:「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不行了……宝贝儿……嫂子不行了……呃……嫂子逼要被你操化了……还不行吗?快射吧?……」江帆听着嫂子甜死人的情话,体会着嫂子体内滚热的挤压,快感也迅速的升温:「静静……嫂子……老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听见江帆话说的语无伦次,也感觉体内飞快进出的阴茎越来越烫,陈静知道小叔子要射了,赶紧提醒他:「宝贝儿……啊……好老公,别射到里面……嫂子没穿内裤……会流出来……来……快起来……射嫂子嘴里……」「嗯……嫂子……来了……」江帆又猛插了几下,撅起屁股抽出脉动的肉棒。

  陈静赶紧扭过身体蹲在小叔子胯下,张开红润的小嘴含住那湿滑滚热的巨大龟头,一手抓住棒身快速套弄,另一只小手把小叔子的两颗蛋蛋握在手里温柔揉搓。江帆捧着嫂子的脸蛋,菊花一紧,「啊……」突突突射个爽快。陈静咽喉滚动,飞快的把小叔子的精液吞进肚子,看她面不改色的样子,看来是经常吃。

  就在这时候,前院传来糖果姐妹俩银铃般的笑声。陈静赶紧几口把小叔子的肉棒清理干净,起身往卫生间跑去,还不忘回头交代小叔子:「快把床单整整……别忘了喷空气清新……」话没说完已经跑进卫生间。

  【完】